做最好的恒峰娱乐

沉睡的夜

夜近黄昏,朦朦胧胧的暮霭,模糊了我眺望的双眼。似乎看不见,却愿意相信,树影下藏着一堆腐烂的故事。故事的内容以及故事的主人翁,已经无从找寻,满地的黄叶,遮盖着故事里每一个动情的文字。它们在捶胸,在顿足,似乎在向我传递--夜已在沉睡。

沉睡的夜里,静谧的世界可容纳下每一丝呼吸,但站在走廊上的我,却倍感胸闷气短。几只身姿敏捷的蝙蝠来回穿插在夜幕上,时而向我俯冲而来,时而直插云霄而去。我知道,那片我看不见的天空,是它们的战场,早晨才获得生命的蚊虫,是它们的猎物。我似乎听见了一声声凄凉的惨叫声,也许它们已经放弃了最后的顽抗。对于它们而言,死亡,有时是一种生命。这是它们的信仰,就犹如这片沉睡的夜,对它们的不幸视而不见一样。

我只是个旁观者,我虽厌恶杀戮,可我却信仰生存。弱肉强食,是这个大自然定下的法则,而我,也在食物链的底端。我不知谁会张牙舞爪,撕裂我麻木的皮肉,吞噬掉我肮脏的思想?但不管是谁,我都不会反抗,因为,我愿意用我的生命,祭奠这个沉睡的夜。我能想象到,猎食者锋利的利爪,插进我的皮肉,尖锐的牙齿咔咔的咬碎我的骨头。我强忍着身体上的苦痛,加速心跳,柔软的血管不断膨胀,我大喝一声,血管迸裂,鲜红的血液溅射在夜里。时间被浓浓的血腥味定格,婆娑树影停止了卖弄了风姿,猎食的蝙蝠思索着生命的悲哀,而我,则感叹着死亡的力量。

夜风呼呼而过,吹起我凌乱的头发,我禁不住一个哆嗦--我又回到了这个夜。我有些紧张,举手投足,总感觉有些别扭。我试着深呼吸,稳定自己的情绪。长长的深吸,陌生的空气,陌生的味道,扑鼻而来。世界似乎发生了改变,但我却不知究竟是哪里发生了改变。我还是我,蝙蝠还在觅食,树影还在婆娑而舞,惟一的不同,我看见了林立的房屋楼舍,看见了万家灯火,看见了天空飘过的最后一片云彩。我的情绪开始亢奋起来,我似乎挣脱了夜的束缚,重新看见了其他的物象。我不知是夜的怜悯,还是我心的自强,但这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的世界,需要它们。

我合手祈祷,感谢夜的施舍。是的,我是一个流浪在夜里的可怜人,冷风可以任意摆动我的发丝,路灯可以随心照射我的憔悴的面孔。我不敢抬头,夜色已经钻进了我的发间,浸入了我的生命。我不敢前行,长长的街道拴住了我的脚步,囚禁了我的远方。我开始逃避,索性闭上眼,假装自己是夜的一部分。尽管我扮的难辨真假,可最后,我还是被自己揭露了。我不愿如此,因为,我是我,而不是夜的一部分。我需要的是生命,需要的是自由,需要的是思想,可无情的夜剥夺了它们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