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恒峰娱乐

追日一样的深情

淡淡几片白雪,轻轻打在脸上,一种宁静被打破,喧然的一天开始了。追逐像一则寓言,明明见其可冀不可得,却仍然不舍的看着它隐退。

眼前枯藤老树般的古画,让人眷恋让人遐想。

徘徊在这样的冬季,思绪中萦绕着几分复古和离骚。你若隐若现,简单点缀,秋画便跃然纸上;你羞涩而恬静的脸上显露着一丝莫衷一是的追梦,追梦到泪滴不禁入心。你依然靠在那静静的遥望,噗,一群麻雀聚起而飞,而你那犹豫的脸仍写着等待,好像其他人并不等于与你同在一个维度里。你低下头。

不在想将来,只是不断回忆那叠叠记忆的碎片,随意拼凑,又任意的撕裂,有酸楚的,有干瘪的,有热辣的,当然也有难得的浓郁。苦撑死海般的苦涩,你不再奢求有多少甜点的点缀。比起寒冬,你的心仍然滚烫;比起荒野,你的心仍然千丝万缕。婆娑的寒风,撩动你轻柔的发絮,让人不禁要问:你感受到了寒意么?答案是肯定的,但那是夹杂着无厘头的寒意。

往日追逐夕阳的你变成追日,看着它隐退而去,有不舍但有祈祷,那时照亮了你寒意的眼神,回眸一笑都是那么诱人!

曾经有个澎湃的警言,在向你呐喊到,回来吧,我心灵的寄托,信仰的依靠--入梦相随者!你不禁笑了,抿嘴言道:言重了,我只是个过客,最终要远行的。好一句调侃,却终结了一段追梦。那时,生活变得灰白,没有了色彩。

于是那句“曲径通幽处,变成了对柳暗花明的淡淡希冀。碎片一样,补不齐曾经的画卷。渐渐侵入心房的倦意,把梦描述的越发清晰,但但代价是感受你的温暖的距离在无限延伸,抓住了,又轻易的滑落,再捡拾回来是那样的难,因为不知从何拾起。猛然惊醒,我仍活在我的世界里,而你依隔窗而行。

望着你的额头,有一种亲吻的念头,但心太冷,四肢僵硬,再近的距离依然无法触及。

瞬间,你的样子消失在浩瀚的记忆大海里,蜷缩着身子,想续上,却总也挑不出衔接的噱头,一切都归于平息与安宁。

相关阅读